您的位置:首页  »  我第一次的集體聖水經曆
我第一次的集體聖水經曆

我第一次的集體聖水經曆  「對美女的崇拜就是對生活的熱愛!」--這樣一句簡單而精闢的經典語錄,

出自一位為人開朗大方豁達大度,不拘小節熱情豪邁的M界傳奇人物,我心目中

的偶像大哥。無數次的品讀這句話,心中都會感慨萬千,如此簡單的一句話,說

起來容易,真的作到是何等的艱難。

  從我懂事起便對美女有著濃厚的興趣,崇拜她們,崇拜來自美女的一切,特

別是對美女的聖水尤為迷戀,因此曾在家園建立之初用過" 魂迷" 的用戶名,意

喻從靈魂深處迷戀著作美女腳下的奴僕,胯下的廁所。

  為此我攪盡腦汁尋找著各種機會來實現這種另類嗜好,要不是條件不允許,

我都會跑去日本做男奴,每日在家園裡瀏覽著同好的經歷,想著自己以往做的決

定--不再偷喝聖水,(以前有借用此用戶名寫過關於我偷喝的經歷),心裡這

個癢啊!壓抑的魔性每日每夜都在侵蝕我的神經,腐蝕我的意志。就像癮君子上

癮了一樣痛苦難耐!

  此水本應天上有,怎可在人間?

  終於按耐不住,我在一個週末,懷著對美女的崇拜,對聖水的敬仰,冒著嚴

寒坐上了前往聖水大餐之旅的火車,並於當晚到達了目的地--長春一酒吧。

  進了酒吧,朋友們都在等我,於是便坐下來同他們聊天喝酒,同時上下打量

這個即將帶給我希望之光靈魂良方的地方,酒吧不大,但裝修別緻,動感與溫馨

並存,我眼睛看著環境,耳朵裡聽著美女歌手婉約動聽的歌聲,嘴巴裡喝著啤酒

聊著天,腦子裡卻想著等下要喝聖水的情形,說白了就是心不在焉……在喝了三

瓶啤酒之後我迫不及待的踏上了我應該去的我就應該屬於那裡的地方--美女專

用廁所。

  蘭色的螢光燈透出幽幽神秘,進入這個空間立刻有種緊迫氣氛隨之而來。放

眼望去在很小卻整潔的空間裡靜靜的擺放著一個折疊式箱體,在箱體上面鑲嵌著

一個透明的玻璃便器,真的是別具匠心,在酒吧經理的幫助下我躺進裡折疊箱體,

裡面狹小躺著卻很舒適,頭剛剛好在透明便器下方的位置,我用顫抖的手把一次

性奶嘴安放在便器的下水口上,與便器連接,用嘴含著試裡試躺著的角度,閉上

眼激動的享受著美女來之前的幻想。

  大概5分鐘左右的時間,我聽見外面傳來了腳步聲,慌張的睜開眼睛,再次

調整了下自己躺著的角度,迅速含住了嘴巴上方的奶嘴,心噗嗵噗嗵的跳,我知

道美女來如廁了,此時的我無比的緊張與興奮,腦子裡胡亂的刻畫著美女的樣子,

跨上我頭的情形,正想著,衛生間門開了,透過玻璃便器我看到一個高佻美女大

時比較流行的非主流樣子,可愛至極,她俯身看著便器,我與美女對視著,心都

跳到嘴巴裡了,被我生生的嚥了下去。

  突然在這個時候美女張嘴往便器裡吐了口痰,這痰正好落在我眼睛上方便器

的位置,痰液的細小氣泡在我眼前破裂著,與此同時我也看到了一雙腳踏上了我

頭的兩側,美妙的聲音從上面傳出:「我灌死你!」美麗桃園與黑森林由遠至近

的立於我臉的上方,我躺在美女胯下,瞳孔裡映滿她近在咫尺的下體。我窒息了,

時間似乎靜止在這一刻。

  就在我陶醉在美女胯下的時候,她在上面說:「賤人!全喝下去,不許漏半

滴!漏半滴就讓你吃屎!」語氣輕蔑而且嚴厲,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嘴巴裡已經

流入了來自美女體內神聖的我夢寐的參合著剛剛那口玉液的聖水,頓時我血流上

湧,充斥著我的神經我的大腦,急急地吞嚥著這股甘泉,喉嚨裡發出我自己都聽

不懂的聲音:「是,賤奴感謝您賞賜聖水……」水流很急,量也蠻大的,一分鐘

左右的時間才慢慢停下來,頭上又傳來美女的斥嚇聲:「喝光它!」她一邊優雅

的擦拭著下身一邊對我說,此時我才發現雖然我大口的吞嚥著,可便器裡依然還

有不少的聖水,美女提上褲子低頭看著水位下降,看著我品嚐來自她體內排泄出

的尿,又狠狠的「呸」了一口痰,轉身離去,留下我自己面紅耳赤的獨自吞嚥著,

這個時候我才清醒過來,原來因為過度的緊張興奮與來得突然我根本無暇細細品

味那渴望的聖水的味道,於是我放慢速度,慢慢的喝著,像品茶一樣的品味著美

女賞賜給我的聖水。

  一點點的鹹,淡淡的聖水香,清澈著我的心肺與靈魂,我閉上了眼……

  又過了幾分鐘,一個身材苗條嬌小,小鳥依人般的美女出現在我的眼前,看

了一眼胯下的便器,自然的若無其事的用她那美妙的私處傳送著激流,我連忙吞

咽起來,這回我有了心理準備,緩緩的喝著,頭上有便器,可以幫我暫時盛放聖

水,所以我並不急著去吞嚥,而是一口一口的邊喝邊去體會來自這樣一位美女聖

水的味道。

  小美女方便完了擦拭著自己的下體,然後輕蔑的說了兩個字:「賤人!」聲

音很輕,卻震撼著我的心靈,同時頭上也多了一口口水,看著她提上褲子離去,

我有種莫名的傷感。

  我靜靜的躺著,外面傳來酒吧內喧雜的聲音,可是我的心卻無比的安靜,這

不正是我長久以來所要追求的寧靜嗎?立於鬧世而心不喧!這正是我想要的意境,

這世上一切塵埃都不再與我有關。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那份只屬於我的寧靜,衛生間的門再次開了,進來

一位時尚美女,臉部某處鑲了顆細小的鑽,在幽藍的燈光下顯得格外奪目,尖尖

的下頜,輕輕上揚的嘴角,銳利明眸,好像在嘲笑她胯下準備拜受她聖水的我,

擡腿跨上了我的頭,熟練的解開腰帶脫褲,蹲下把下體聖洞對著便器的下水口,

幾秒鐘的時間一股溫泉水柱沖激而下,「好喝嗎?!」我含糊不清的回答著,

「好喝就給我全部喝下去!」語氣不容我有絲毫的反駁,同時水柱激流加大,我

眼前全部聖水覆蓋,口腔裡被聖水完全侵佔,不留一絲空餘,我急忙深呼吸了一

下,一股聖水獨有的清香爭分奪秒的湧進我的鼻腔,串進我的肺,「你真賤!只

配喝我的尿!!」在美女的訓斥聲中我大口大口的喝著那天上僅有世上難尋最美

的飲品,眼睛死盯著那覆蓋在我臉上被激盪起來的聖水,腦子一片空白……恍惚

間眼前放亮,我從夢中清醒,看見小美女已經站了起來,低頭看著我,慢慢的系

上她的腰帶,那性感的嘴唇輕輕一張,一口口水以落入我的視線,我的心頓時一

緊,空氣因此而凝結……

  又過了一小會,一位清秀端莊高貴典雅,高高的個頭冰清玉潔的美女大步跨

上了我的頭,我驚歎,世間怎會有如此不染風塵般的女子,瞬間如花般的神聖下

體呈現在我眼前,我呼吸急促起來,一聲「呸」,臉上方又多出一口痰,之後她

那花一樣的陰部一張一合的蠕動了兩下,緩緩的送出一些白色的液體,落入便器

中間的孔洞,混合著剛剛的那口口水流入到我的口腔,一股淡淡的酸澀隨著流入

我的胃,正在我陶醉的時候,嘴裡突然洪水般湧入大量聖水,我應接不暇,急忙

大口吞嚥起來。

  「我灌死你個賤貨!」頭上的她說道:「快喝!」我顧不得喘息,迅速的往

胃裡運送「物資」,「賤人!你連我的尿都不如!都不配喝我的尿!」

  「我都不願意尿給你喝!!!」--我知道這話她說的是真的,我無地自容。

  在她的羞辱聲中我艱難的喝下了她全部的聖水,不知道是因為喝了啤酒的原

故還是喝了四位美女的聖水的原故,我只覺得一股一股的氣從我的胃裡往外湧,

通過了我的喉嚨從嘴裡嗝了出來,我看見清秀高佻的美女轉身要離去的時候又突

然回身在便器裡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重重的敲打在了玻璃便器上,傳出「啪」

的一聲聲響,估計是她聽見了我在底下打氣嗝的聲音才又回身「賞」了我一口那

求之不得的玉液,之後便悠然的揚長而去。

  我的胃十分的漲,似乎是已經沒有了地方再繼續容納一點點聖水了,我躺在

便器下任憑那掛在便器邊沿的聖水殘餘一滴一滴冰冷的打在我的嘴唇上,我稍微

動了動腦袋,讓那份冰冷無情的敲打在我的臉上,使自己清醒一點,再清醒一點!

盡量去消化胃裡的聖水,可我又怎能控制得了我的胃?我強忍著不讓自己吐出來。

  過了大概五分鐘,我的眼前出現一位高貴白淨的美女,尊貴的外表,淩厲的

眼神,透著冷冷的味道,盛氣淩人,粉嫩白皙的肌膚,女神一般的站在我頭上俯

視著腳下的「我」--便器,似乎在看著她腳下一隻微不足道的狗,我看著她的

眼睛,忽覺自己無比的渺小,好害怕,心緊張的噗嗵噗嗵直跳,我聽到了心跳的

聲音,要不是我躺在便器下,我想我會被那眼神逼視得利馬跪在她腳下,五體投

地任憑她處置發落,我發起抖來,呼吸急促,空間靜得針掉地上都可以聽得見,

她蹲了下來,把她那不可侵犯的私處對著便器。

  我不敢直視她那裡,她太高貴,我這樣的卑微又怎可窺視女神的神聖呢?只

得自覺的含住奶嘴,視線向下投注在奶嘴與便器下水口的接合處,不安的等待著

女神體內排泄出的聖水。

  聖水緩緩的流入我的嘴裡,我慢慢的細細的吞嚥著,一是由於胃漲,我吞嚥

的速度很慢,每口嚥下去的聖水也很少,二是能喝女神的聖水是我的榮幸,我怎

可狼吞虎嚥?這個時候耳朵裡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快點喝!!」聲音不大,

卻極具威懾性,我不由一激淩,渾身一哆嗦,才發覺便器中由於我吞嚥的速度放

慢而囤積了大量的聖水,足足有半個便器的容量,我知道我惹怒了女神,也顧不

得胃王爺在跟我抗議,迅速以最大的限度吞嚥起來,我聽見來自我體內發出的

「咕咚咕咚」的聲音,那聖水已經不是流入到我嘴裡了,而是被我大口吸入嘴裡

吞進肚子,「你個賤貨!你知道你是什麼嗎?!你就是屎尿的混合物!!!」

  「快喝!!!」

  「全部喝下去!!!不許留半滴」

  「我灌死你,賤貨!!!」她冷冷的在我頭上對我說著,我哆哆嗦嗦費力的

喝著,同時她也在我頭上吐了一口痰,一分多鐘的時間,聖水和女神的玉液已經

全部侵入我身體的每寸地方,我感覺那聖水已經流入我的血液,流入我的腦裡,

我的腦汁都已經換成了她的聖水,便器裡已經沒有聖水了,而我的嘴卻還在叼著

奶嘴買力的嘬著。

  在她優雅的飄然離去後,我覺得自己有如在騰雲駕霧,心旌神搖,便器下狹

小的空間已成仙境,我在飄,胃在漲……

  我飄逸之時,一陣「咚咚咚」的腳步聲把我硬生生的拉了回來,我知道,我

又要用我卑賤的嘴來迎接美女神聖的聖水了,我深呼吸了一下,給自己定了定神,

門開了,又一位高個子美女,同樣美若天仙,如玉的肌膚,完美的身材曲線,俏

麗可愛曲眉豐頰的面容,賞心悅目,她俯身看了看我,實際是在看便器,什麼都

沒說跨了上來,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分跨在我頭的兩側,熟練的脫褲毫不猶豫的

蹲在我頭的上方,聖水瞬間從她那冰肌玉骨的體內噴灑激揚而出,我無暇細想,

急忙含住奶嘴象吸奶一樣吸食著那來自美女的聖物,聖水帶著她的體香流入我的

胃,再次入侵我肚子的每寸地方,我再次飄飄然,她在我頭上說了些什麼我以完

全聽不清了,只是記得她在方便完後同樣在便器裡「呸」了一口口水。

  在她走了之後,我迷迷糊糊的躺在那折疊箱內,透明便器之下,腦子裡只有

一個感慨,那就是我前生不知道修了什麼善果,才能讓我今生如此榮幸的連續喝

了6位女神般的美女的聖水,能在美女胯下拜受來自她們的聖物是我的榮幸!這

是怎樣的一種難能可貴!我要用心來珍藏一生!能做她們的便器是我的福分!我

與生俱來便應該是美女的人體便器。

  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酒吧經理過來幫我打開箱子,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晃

悠著從下面爬了出來,不捨的看了一眼美女們剛剛方便後留下的便器,裡面還殘

留著剛剛的美女吐出的口水,以及掛在面上和留在下水口邊沿處的聖水殘餘,我

留戀的跪了下去,把頭伸進便器中,用我卑賤的舌頭把便器裡的剩餘仔細的清理

乾淨後,起身幫經理收拾好衛生間,然後晃晃悠悠的回到了酒吧裡,和美女們聊

了會天,又喝了一瓶啤酒,去了幾次廁所放水,由朋友載我找了個賓館入住,沖

了個澡便躺在床上,卻怎樣也睡不著,或許我只有躺在那便器下才能睡得安穩香

甜。迷糊中腦子裡全是之前在酒吧裡幸福的過程,美女們一個一個的跨上我的頭,

在我臉的上方小便,我的胃被聖水折騰得天翻地覆,一夜未眠,即便是現在,我

只要向上一擡眼,腦子裡浮現的還是美女們「賞賜」給我聖水的畫面。

  僅以此文來感謝那些幫助過我的朋友,同時為我曾經有過的一時糊塗而致歉。

還有,我挑燈夜鬥,跪在床上用我笨拙的文筆來叩謝那6位美女,對她們的賞賜

我無以回報,惟有做首小詩奉賢給她們:貌比飛燕斗玉環,勝於西施賽貂禪。

  雍容華貴優牡丹,玉容皎潔羞玉蘭。

  現在已經是清晨5點了,埋頭奮鬥了一夜,腿已經跪得酸麻漲痛,感謝同好

們用百忙時間看我絮叨了這麼多,文筆倉促,請勿拍磚。